Soul、云音樂、喜馬拉雅等被罰或“疑下架”,“耳朵經濟”迎來“審查重拳”?

這兩天,此前市場存在感并不算高的網絡音頻行業,以一種非自愿形式強勢“出圈”,“誒?音頻APP又被封了一批嗎?”

今日(6月29日),有網友陸續發現,網易云音樂、荔枝、喜馬拉雅FM、企鵝FM等音頻類應用似乎遭遇下架。網易云音樂(以下簡稱“云音樂)在小米、華為、應用寶等安卓手機應用商店中下架,但并不是全網下架,蘋果APP STORE中APP尚未受到影響。目前,官方尚未回應下架原因,但網絡上有消息稱,云音樂、荔枝等下架是由于違反了相關規定被下架30天。

這樁突發事件似乎之前就有預兆。在云音樂、喜馬拉雅等一批音頻APP下架之前,昨天(6月28日),官方消息報道,網信辦協同相關部門,針對網絡音頻亂象啟動專項整治行動。根據群眾線索與核查取證,依法對Soul、語玩、吱呀等26個音頻平臺采取約談、下架、關停服務等階梯處罰,而處罰原因是這些平臺存在傳播歷史虛無主義、淫穢色情內容等違法情況。

“我在喜馬拉雅FM上是會員,一些付費讀物也沒聽完。我也沒發現什么不好的東西,怎么就下架了?”

這場網絡音頻整治審查行動,對于網絡音頻行業而言顯然有一定的沖擊。2011年開始,荔枝、喜馬拉雅、蜻蜓、懶人聽書等音頻平臺的出現,以有聲讀物、廣播電臺、個人主播、音頻直播、知識付費等音頻類型搭建出行業體系,讓行業傳統廣播轉向了移動互聯網,2016年內容付費浪潮促使行業迅速上升,初代玩家們紛紛獲得資本青睞,而企鵝FM、紅豆live(現在改名kilakila)等新平臺冒出,2018年閱文、B站陸續進入音頻市場,音頻行業從免費內容輸出進入商業變現階段。

2019年業界在預測,誰能成為國內音頻行業的霸主,但首要面臨的是來自監管層的震動。

重拳下達,音頻行業何為“亂象”?

大部分公眾對于云音樂的下架還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這到底是為什么下架?”內容監查的大環境下,一切行為似乎都帶著隱喻。

昨天,微博上博主“-另類國度-”發布微博表示,“網易云音樂率先刪除 Nirvana 經典專輯 《Nevermind》 標準版封面圖片”,經歷一個刪封打馬的過程,十一點“豪華版專輯封面恢復正常”,而這張專輯封面的圖像是一個沉浸水中的全裸嬰兒,處理部位是男嬰的隱私部位。這當然不是促使云音樂下架的原因,但是從內容審查的角度而言,不難看出內容平臺在自查方面的自覺性與謹慎度

這種謹慎是自上而下傳導的。網信辦階級處罰26家音頻平臺之時,對音頻市場存在的亂象進行了清楚的解釋,包括平臺管理制度不健全,推送違背社會公序良俗的音頻內容,主播傳播性暗示等色情淫穢信息、甚至從事違規交易等,而除了這些意料之中的平臺漏洞,年輕群體的關注點在官方指出的“傳播所謂‘色系神曲’、宣揚‘二次元文化’、‘亞文化’;一些有聲讀物平臺宣揚歷史虛無主義,傳播驚悚恐怖、神仙鬼怪等怪力亂神的網絡小說,散布封建迷信思想”,其中“二次元文化”“怪力亂神的網絡小說”這類詞分外打眼。

這場整治行動打擊的要點已經不讓人感到意外了。

音頻平臺涉及色情傳播、內容違規等情況一直是行業的痼疾。如這次下架APP中的Soul是一款語音社交產品,主打陌生人社交。平臺上用戶以匿名的形式通過測試進行精準的智能匹配,從而實現交流,交流方式可以選擇傳統的文字聊天,也可以通過限時語音連麥進行溝通。

而這款APP比起傳統社交軟件而言,除了實現陌生人的社交連接,更多一份隱蔽感與獵奇心,平臺用戶頭像只能從平臺提供的幾個固定頭像里選擇,用戶名稱也是平臺隨機匹配,這個設定意義在于“摒棄顏值,靈魂交流”,同時用戶還可以發布瞬間,這是如朋友圈、微博一樣的動態發布功能,但是在匿名的形式下瞬間遠離熟人,更像一個私人樹洞。

不難看出,這款APP是希望通過匿名社交與樹洞式的傾訴感解決用戶人群的孤獨感。事實上也確實迅速在陌生人社交影應用里占領部分市場。極光大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月,Soul應用端的日新增用戶數均值為16.24萬,較18年同期增長了近2倍,而其月均DAU均值也較18年同期增長了268%,達到了262.83萬。

Soul的存在有實際意義嗎?有的。“Soul是一個很好的樹洞,遠離虛假互相攀比的朋友圈,遠離熟人,可以盡情的抒發和吐露自己的正面的、負面的情緒,沒有人會說你矯情,甚至你會得到一份來自世界任何一個角落的關心與鼓勵。”有網友在微博上反映。Soul下架部分用戶感到擔心,“如果被下架我九百多條瞬間可怎么辦”。

但同樣,由于APP本身設定上的獵奇感與私密性,平臺監管與用戶篩選力有不及。隨著Soul從一款小眾APP逐漸走向大眾化,用戶體量增加,平臺上開始出現各種涉黃信息、情色暗示、廣告營銷等擦邊球行為。“Soul里面一到半夜就是語音連麥,發各種暗示圖。”用戶舉報這類違規用戶,平臺也會及時處理,但是這只是揚湯止沸,違規現象屢禁不止,這背后根本原因是平臺用戶的良莠不齊,平臺運營維護上也存在的漏洞。

而“色系神曲”“二次元文化”等此前也早有跡象,今年5月以網文平臺為開端內容行業掀起了一場“內容自查”,起點、晉江頻道關停,B站部分番劇下架,這時就有人發現貓耳FM上各類日本配音Drama(日本廣播劇,以下簡稱“日抓”)全線下線,BL、乙女向等帶H軌的作品無一幸免。這一方面有內容版權監管的原因,另一方面是部分日抓作品或多或少涉及到大尺度內容,森久保翔太郎、石田彰、綠川光、櫻井孝宏、關智一、神谷浩史等聲優以各種形式陪伴宅女們入眠,雖然沒有畫面呈現,但是聲音演繹帶來的刺激并不遜色。

而這類涉及BL情愫、尺度較大的有聲內容或多或少的存在于各大音頻平臺。這次整治行動指向十分明確,含有色情意味、尺度較大的歌曲,驚悚恐怖、神仙鬼怪、僵尸、冥婚等怪力亂神的網絡小說均屬于違規內容。

荔枝、喜馬拉雅遭“下架”,

音頻市場未來如何?

這場整治行動下,用戶關心平臺內容,行業則關心市場

近幾年,國內耳朵經濟迅速發展,市場內已經形成了固有格局。最初進入行業、以電臺起家的三大平臺,蜻蜓FM、荔枝、喜馬拉雅FM已經成為行業巨頭;懶人聽書則專注有聲讀物領域,首收割了最初一批有聲閱讀用戶。據易觀千帆2019年1月的數據,有聲閱讀行業中喜馬拉雅FM、懶人聽書與蜻蜓FM三家月活躍用戶過千萬。

2018年音頻市場引來變化,閱文宣布成立自己的聽書品牌,整合平臺渠道,制作內容,讓有聲閱讀成為自己新的用戶和收入增長點。據統計,國內音頻市場70%的原創文學內容總量來自閱文,其音頻收益約占原創有聲小說收益的2/3。

B站則收購了音頻平臺貓耳FM,二次元頭部平臺對音頻市場布局,對于動漫相關的廣播劇、有聲讀物、聲優特典等顯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這對于音頻行業而言是巨頭入場的信號。

市場上依舊是喜馬拉雅FM占據頭名。目前喜馬拉雅平臺內容包括有聲書、音樂、娛樂影視、相聲、情感DJ、知識等欄目,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年底,喜馬拉雅FM的用戶規模(包括但不限于有聲閱讀行業)已經超過4.7億了,用戶的人均使用時長為2.8小時。

另一方面,喜馬拉雅FM已經逐步形成一個線上到線下的變現鏈路,喜馬拉雅FM通過平臺多元內容完成用戶留存,以線上內容向線下電商、人工智能產品、教育領域等導流。媒體報道,喜馬拉雅FM發布的小雅AI智能音箱,以買音箱送會員的模式在發布40小時后賣完10萬臺。

現在喜馬拉雅FM疑似遭遇下架,這對行業而言是一種打擊,音頻行業隱藏的諸多不穩定因素在審查下開始暴露。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網絡音頻內容付費用戶規模增至2.96億人,用戶規模已達4.16億人,增速19.5%,預計2019年用戶規模將達4.86億。“耳朵經濟”作為互聯網內容端長、短視頻,直播、網絡文學等熱門類型之外的一個隱形產業,默默生長。但現在,生長途中遭遇風雨,這場風雨過后會有什么變化,還需要觀察。

分享到:更多 ()
天津时时彩app 幸运飞艇是什么 cba即时比分直播文字直播 下载一个河南微乐麻将 捕鱼大亨最新版本 云南星悦麻将 福州星悦麻将苹果 北京赛车6码规律技巧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世界杯竞彩比分分析 极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利物浦欧冠冠军 福利彩福彩规则 哈尔滨哪里买自动麻将机 南宁麻将大七对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走势图一定牛 快乐10分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