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創新總裁朱順炎:別想著一夜暴富,阿里內部不玩賽馬機制

自2015年5月張勇擔任阿里CEO以來,從確定中臺戰略,再到升級大天貓,以及最近一次盒馬生鮮獨立、重組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這家巨頭已經經歷了5次大型的架構調整。

與以往不同,今年6月18日調整的首要目標是業務創新,郵件中第一項就是重組阿里創新業務事業群,任命朱順炎擔任總裁,負責UC及旗下移動創新業務、天貓精靈、阿里文學、阿里音樂。

張勇的郵件發出之后,朱順炎瞬間在阿里內網成為熱搜詞,同時外界的疑問也接踵而至:阿里為什么會把創新業務事業群交給他?

作為一名互聯網老兵,2007年年底朱順炎加入UC成為合伙人,并長期擔任COO。2014年6月,UC整體被阿里巴巴收購之后,他接連擔任阿里媽媽總裁、阿里巴巴移動事業群總裁等職位,如今是他進入阿里的第五年。

在接受包括36氪在內的媒體采訪時,朱順炎坦誠,這有點像再次創業,當務之急是馬上投入狀態,激發內部創新。但是在他看來,阿里創新事業群的出發點是解決用戶的痛點,內部不會玩賽馬機制。失敗,對于他來說,也從來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每個人都想要一個確定性的未來,但誰也不能預知確定性”,朱順炎表示。

不過,朱順炎面臨的難題也十分明顯,被并入創新業務事業群的阿里音樂、UC、阿里文學都是相對成熟的業務,如何激發創新?與此同時,事業群還囊括了處于爆發式增長的硬件產品天貓精靈,業務之間的復雜性和重新定位,都需要朱順炎去給出答案。

阿里巴巴CEO張勇曾在阿里內部分享過一個組織管理方法:學習“用人做事”,而不僅僅是“做事用人”。這一次,朱順炎會是那個正確的人嗎?

以下為包括36氪在內的媒體采訪紀要,經36氪編輯:

“為創新而創新,多半會失敗”

記者:阿里音樂、阿里文學等并進創新業務事業群,幾塊業務并不是完全相關,對這幾塊業務有哪些具體的規劃?

朱順炎:從集團創新的定位上來講,是釋放一個培育更深厚創新土壤的信號。集團布置這樣的任務,我的思考是,如果單純的為了創新而去說創新,這個事情多半會失敗的。不是人有多大膽人有多大產的事,而是我們要去分析這個起點,從這個起點往前走,一個一個的勝利,它的路就越走越寬。

其實在阿里內部所有的業務都有關系,UC的信息流和搜索引擎會有電商,也會和文娛的業務有連接,不是說通過業務一定有沒有聯系來判斷的。業務之間的聯系不管在哪個部門,不管是哪個事業群大家都可以坐在一起去探討,把這個事情做了。內在邏輯就是說,我們在創新事業群里放的幾個主力的BU都是以創新為自己主要的任務。

記者:外界的理解是,這次架構重組是把原先在大文娛下面表現比較平淡的業務放到創新事業群,這種觀點和評論怎么看?

朱順炎:這些東西邏輯上成不成立?如果說不好做的、沒希望的業務給我,那還犯的著大張旗鼓的發個郵件嗎?這也是不可能的事。那你說阿里其它的業務都好做,就我這個不好做,那我也不認,比我這難的還多了去了。

現在的市場確實非常激烈,這是一個已知的狀態。我們所謂的業務好做、不好做,你說都沒有競爭對手就你做,那我覺得也挺難,人家都不愿意做就你做,這不更難做嗎?

這個事情倒不是說它好做不好做,而是組織強化這么一個東西的時候愿意調整組織,是嚴肅認真的,對內對外都是個態度。

記者:但是像UC、阿里音樂、阿里文學都是相對成熟和穩定的業務,在一個成熟和穩定的業務里怎么激發創新?

朱順炎:我說要創新業務的三個原則:第一獨立思考:不依賴原有業務資源和路徑,有獨到的產品哲學 。第二從小到大:相信新生事物的生命力,有耐心從0到1 。第三樹立英雄:打破大公司體系內的求穩狀態,激勵個人英雄出現。

獨立思考,一個業務從小到大,是你自己想點的,我用機制來保證英雄的涌現,這是一個原則性框架。原則性的框架下我們已經激發出了很多創新的業務出來,此前大家都知道的VMate是因為規模已經做得比較大,集團愿意做進一步的加大投資,用市場化的方式加大投資,這個市場化的方式不是讓其它的機構給錢,而是集團自己投自己,而且以市場化的方式運作:你這個項目好就繼續投,項目有問題團隊也要承受發展的壓力。

記者:對于新的創新業務事業群,張勇有給你制定KPI嗎?

朱順炎:集團所謂的KPI就是創造新的,創造未來,以阿里的體量創造一個什么東西才是覺得有未來?你肯定要創造一個淘寶、天貓,創造一個支付寶這種級別的。但是在具體實施的時候,老逍(張勇)不會說你給我搞一個淘寶出來,包括我們集團也不會這么想。任何人的出發點要這樣,就絕對是忽悠人的。所以說一個比較現實的情況是,在創新事業群好好的做創新就行了。然后我們配備有決心、有耐心、有信心的負責人,去領著大家去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相信在追求你的使命、完成你使命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會出現這個結果。

這個東西我覺得是個概率,假如說我有十幾個非常好的項目,它就有可能出現一個現象級產品。如果說你都沒項目,在這喊口號,沒有出路。其實你在一味追求結果、冒風險的時候,你始終沒有站在市場的前沿。

做產品不要拔苗助長,不要想著一夜暴富

記者:你之前說創新業務的目標不是做一個單點創新的產品,而是以從阿里內部孵化創新產品的能力、機制、體系,這樣一套創新機制具體是怎么做的?

朱順炎:創新無非就是幾個,一個是創始人的創新,你想做啥就做啥,組織團隊,只要你有錢有人,資源沒那么多約束你就干,干成了你繼續留,干不成自己的公司關了算了,這是所有公司比較常規的模式。

還有一種創新比較有組織化的方式、機制去保障做一些事情。當公司最早的創業者逐漸老化,創新就來源于年輕人,他們去做創新的時候要把周邊所有的事情都理順,這個時候公司就要去設計機制和體系,把他們服務好就行了。 所謂的機制本源就在這里,你服務好這些人,你愿不愿意看到他成長。

記者:判斷一個創新的點子和產品,你的方法或者邏輯是什么?

朱順炎:最基本的就是要新,起碼我沒見過。當然現在發現做出讓我沒見過的東西太容易了,因為我用的東西太少了。那么我就要篩選第二次,這個東西好不好只需要避免一個問題,就是團隊不要為了數據而數據,團隊如果為了數據而數據,那很簡單,我就不給錢。我不給錢你還能把數據做上來那你肯定是牛的,你篩選完了之后,你再看它核心的團隊起碼要有市場競爭力,競爭對手都打得過,才會判斷你值得做不值得做。

記者:現在所有的創業項目都是通過你去把關嗎?還是內部已經有一個組織對創新項目做一個調研或者是審核?

朱順炎:一個項目,一個東西在它立項的時候因為受資源的約束,不能說只要是個點子就干,這是比較難的。互聯網的產品有個先天優勢,產品上線的第一天數據就出來了,你去洞察它,上來用戶用的都不驚喜,怎么能叫好。團隊不給你錢你怎么把用戶弄來,你說我弄不過來,那說明你這個東西不行,你這個好東西為什么人家不用呢,我又沒說10億人用,我只要兩萬人用你都弄不來。

所以我們不是真正的幫大家把關, 而是幫大家真正的嚴格按照一個事物發生發展的規律去做,不要想著拔苗助長,不要想著一夜暴富。

記者:如果是新的領域,怎么判斷這個東西是否可行?

朱順炎:這個時候我是特別痛苦的,會反復的挑毛病,有時候也是一咬牙,就做一把試試看吧,沒辦法,因為萬一評估的時候錯過了這個時間,你也是錯,你做也是錯不做也是錯,這個是挑戰很大的。

記者:很多東西在孵化的時候會考慮矩陣,你們會有這種想法嗎?

朱順炎:現實發生的情況不是我想要什么矩陣,是人的慣性。為什么創新事業群,為什么集團覺得有必要把我的范圍擴大一點,人是有慣性的,你在這個里面各種角色的豐富性增多了,以后你做出來的項目就是豐富的。很少出現一個情況就是所有部門的人來大家都想一個點子。最后大家覺得五花八門,我為了吹牛,肯定說是矩陣,都是關聯協同的,都打贏了以后我也會這樣吹牛的,但今天我覺得我肯定不會這樣說,但最終應該是要這樣。

失敗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記者:你會鼓勵同類型的項目做賽馬機制嗎?

朱順炎:我不鼓勵。

記者:新項目多長時間沒有做到你滿意的程度就會撤掉?

朱順炎:這是一個動態的去決定的過程,有些是行業規律,平均的。就像一個小公司你說你干多久了你就心灰意冷了,一般的公司會這樣,我錢不花完我是不會死心的,在我這里肯定不能這樣,我這個錢也花不完,那些人總有事情干。

但是我們會看,你做這個東西你找用戶的程度,你一直找不到那個點的時候,你就要開始反思的,是競爭對手比你好,還是我們還沒想出來,還是這個領域錯了。所以我說項目開始的時候我很難受,結束的時候我也很難受,我就要和他一起想想。但是一般來說如果競爭對手遠超過我們了,比我們做得好,我馬上就結束,這個是鐵律。為什么呢?我們就是要服務社會、服務用戶,人家比你解決的好,那挺好,就讓人家解決吧。

記者:為什么不再追一追?

朱順炎:歷史表明很難翻盤的,因為你作為后來者,你要去付出可能好多倍,十倍的代價去追上人家,太功利性了,因為我也不是做一個生意賺你的錢,無所謂的,你要有這個心態。你比我做得好,這里面還暗含一個條件,要么比別人做的晚,要么別的團隊比你先找到突破口,你還跟著人家去做,你能比別人把時間搶回來嗎?

記者:不考慮這種小概率事件?

朱順炎:這不是小概率,是零概率,因為人家已經領先了,說明你比人家犯的錯誤多,有時候我們就得認,失敗不是什么不能接受、很丑的事情。

人口紅利消失,是以前做的事情太容易

記者:怎么看待人口紅利消失,互聯網巨頭都開始去產業互聯網拓展To B市場?

朱順炎:大家說人口紅利消失了,那是以前的事情太容易做了。本質上競爭強度還是會很大。有人口紅利的時候又有幾個公司勝出呢,也不是說你進來就勝出。

現在所謂的人口紅利消失,難道說沒有公司會勝出嗎?這個其實都是一個感覺。從2B的角度講,大家為什么現在對2B的業務討論的比較多一點點,2B的業務確定性相對來說可能看的比較清楚,當然難度在于,大家都看到確定性了,你怎么勝出,這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相信你在一個領域勝出,一定要有一些和別人不一樣的能力,真正的想去解決這個問題,這個道理還是相通的。

記者:關于天貓精靈,這次調整之后有人說天貓精靈是降級了,把目標調整的更為理性,能不能這樣理解?

朱順炎:我要強調一個事實,天貓精靈團隊是一個勝利的團隊,創業創新找到勝利的感覺是至關重要的。創新業務最大的讓人開心的地方,就是面對將來的不確定性,產生的這種不斷前進的動力。真的有一天它就是這么個東西了,其實這個斗爭就結束了,你就不是創新業務群了,你這個東西是什么樣,大家就給一個定論。

記者:天貓精靈未來還會不會以補貼追求量?

朱順炎:我只能給大家講,我會做正確的事情,補貼是正確的我一定會補,如果補貼不正確我一定不會做。我還是強調天貓精靈現在的市場地位是團隊執行了正確的策略方法打出來,不是從天上出來的。我只要把正確的事情都做了,有一些低效的,值得修正的事情,把它去掉,從勝利走向勝利,不斷的往前沖。

記者:集團對創新業務事業群提供了哪些具體支持?

朱順炎:最大的支持肯定是明確的負責人,所以我認為最大的支持就是我,其它的都是通用資源,錢其實真的不是第一要考量的,投給人家公司也是投,投給我們為什么不能投呢?關鍵是你能不能夠通過大家一起努力,一仗一仗的打勝。

贊 (0)
分享到:更多 ()
天津时时彩app 江苏11选5前三直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下载 股票趋势技术分析 在家做网上兼职赚钱 遇乐棋牌app下载 下载哈尔滨兴动麻将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华东六省15选5奖池 天下足球直播吧 下载大众麻将新版本 河北20选5计划 北京赛车pk10自动投注软件 优乐江西麻将官方网站 白城麻将免费下载 安徽快三胆拖对照表 安徽11选5前三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