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娘」馬東敏回歸百度的 880 天

2019年夏天的百度,看起來境遇與2017年極其相似。

當年受魏則西事件和百度轉型壓力的影響,百度交出了一份遠低市場預期的財報。加上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等數位高管的出走,應聲而跌的股價,都為百度的未來發展前景蒙上了陰影。

2017年1月,為度過危機,李彥宏搬來了兩個救兵:請來華人傳奇經理人陸奇,召回“21年的life companion,16年的事業伙伴”馬東敏。但隨著陸奇在百度內的地位搖擺,以及All in AI戰略并未獲得李彥宏認可,百度并未走向正軌。

2019年,相同的情形再次上演,百度肱骨之臣、百度高級副總裁,百度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離職,百度的權利體系開始新一輪洗牌。同時,百度Q1季度財報首次出現虧損情況,都再次將百度拉向深淵邊緣。

百度這兩次巨變背后,在百度的持股比例為4.68%,投票權占比達到15.5%的馬東敏,正對百度的決策起到更加直接的作用。盡管百度官網的8人核心管理團隊名單中,馬東敏并未占據席位。但無論是百度高管大洗牌亦或是整體業務整合調整、對外投資等,背后都有不少她的影子。

距離馬東敏宣布回歸已經過去880天,這些日子里,百度的“隱身決策人”馬東敏都做了些什么?雷靂風格的馬東敏,還能協助李彥宏,將百度重新帶回市值巔峰嗎

百度「老板娘」回歸始末

時隔十年,2017年馬東敏再次以董事長特別助理(Special Assistant to the Chairman)的身份重新回歸百度,負責百度的投資、人力及財務工作。李彥宏和馬東敏,以及Estaff成員(Estaff是代表百度最高決策的虛擬組織),一起構成了百度的核心決策體系。

關于這次回歸,按照馬東敏的說法,“危機感和使命感”促使她從“黨外布爾什維克 ”轉回一線。

這個危機感源自于,2016年,因受血友吧賣吧事件、魏則西事件影響,百度公眾形象跌至谷底;百度核心業務競價排名廣告發展增速受挫,導致2016第四季度及全年財報,出現了營收利潤雙下滑的情況。

相較2017年的騰訊、阿里巴巴來說,百度市值當時已經被甩出很遠,與騰訊、阿里相差超過2000億美元。再看現在,百度市值已不及阿里巴巴、騰訊十分之一。而在鼎盛時期,百度曾是中國互聯網市值第一的公司。

“這四年半的時間,究竟發生了什么,有太多需要復盤反思。”馬東敏回歸初,就試圖將大家拉回同一軌道,對過去幾年的跌落進行反思,她也曾生氣地說過:“整個百度,從下到上,人浮于事。”

實際上,與阿里擁有“18羅漢”相似,百度也曾擁有名為“七劍客”的創始團隊。2017年,李彥宏參加節目《越野千里》,與貝爺一起野外求生時,還曾回憶起2008年百度的高管變故。

當年,百度CFO(首席財務官)王湛生在新年休假期間,出海游泳遇難。隨后CTO(首席技術官)劉建國決定辭職創業。接連兩位高管的離開將李彥宏置于獨自管理公司的無助境地,“突然一下,就剩你自己一個人在管理。”

無可否認的是,馬東敏的到來,大大緩解了李彥宏在管理公司上的孤獨感。陸奇與馬東敏一起,分走了大多數的直接管理事務。一個側面的數據也能說明,后來向李彥宏直接報告公司事務的高管數量銳減,從過去的十幾人,降至六七個。

背后是馬東敏正在發揮越來越大的影響力,經歷了百度從高峰到低谷的百度人付薔也有同樣感受,馬東敏向來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接受騰訊科技采訪時,付薔說,“她所有的旨意都是在老板和陸奇的后面,你分不清哪個是老板娘說的,哪個不是。”

因此雖然沒有直接的頭銜,馬東敏回歸后也參與了公司的業務管理。一位主事技術的VP向騰訊科技透露,馬東敏不會參加他所在業務的日常會議,但在其所在部門的年度預算會議上,馬東敏列席并參與了討論。

馬東敏總結過自己的管理風格:喜歡直接、坦誠地分析溝通,喜歡建立流程機制,喜歡timeline和deadline。這位逐漸深入百度所有業務的隱身決策人,2年以來,用自己的風格為百度的人事和業務體系,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

百度人力進入「馬東敏時代」

馬東敏相信,人才是一個公司最寶貴的assets(財產)。因此其回歸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撿起人事的攤子。馬東敏通過“建立大家與公司以及Robin(李彥宏)之間很好的橋梁”掌控了人事。

她希望,能憑借自己的判斷力、溝通力、執行力和她的hard working,從不同方面幫著公司的戰略全面落地。所以在馬東敏回歸百度后,百度管理層相比過去,有著更為明顯的動蕩。

第一輪高管大洗牌在馬東敏回歸百度的第三個月。從2017年3月開始,數位高管先后離開。

從百度高級副總裁、技術戰略委員會主席、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到百度宣布公司前副總裁、百度糯米總經理,再到百度首席科學家吳恩達(Andrew Ng),都因為各種原因主動或被動離職。

實際上,信號已從李彥宏2017年2月17日發布的內部信中發出,李彥宏寫道,“迎接新時代,也需要打掃門庭。”

內部信中還寫,“必須要打擊掉那些鉆制度的空子的人”,“管理層也要有新陳代謝。能的人上,不能的人要下。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做的好的要獎,做的不好的,也要采取措施。”

這并不像傳統的李彥宏作風,高盛前COO兼總裁 John Thornton 曾評價李彥宏,稱李彥宏性格和一般人眼中的成功人士或者說企業家很不一樣,“很柔和,沒有那么強硬。”馬東敏回歸后,百度對業績見不到成效的高管,開始強勢起來。

百度近兩年離職高管中,最受關注的無疑是陸奇和向海龍。

2018年5月,被稱作是百度“關鍵先生”的陸奇宣布,從7月起將不再擔任百度集團總裁兼首席運營官。外界對陸奇選擇離開的原因眾說紛紜。其中一個說法是,陸奇因百度“宮斗”而離開。

雷鋒網對此曾報道稱,“陸奇當初就是老板娘馬東敏挖來百度的,而此番陸奇執意離開,也是因為對李彥宏+馬東敏的組合存有諸多不滿。”陸奇離開后,權利更加向上集中,而馬東敏也開始增加“適合”的人選。

事實上,馬東敏回歸的同時,百度創業元老,曾擔任百度市場與商務拓展副總裁,總裁助理等職務的任旭陽回歸百度,出任首席顧問。2017年12月,“百度七劍客”之一崔姍姍也宣布回歸,出任百度文化委員會秘書長。直到2019年4月,原人力資源高級副總裁劉輝宣布5月即將退休,崔珊珊才開始全面負責百度人力資源工作。

不少觀點認為,在當時百度文化委員會秘書長僅是一個虛職。這也直接指出,在過去兩年的人力事務中,馬東敏仍舊處于關鍵位置。

據財經報道,在近期某位高管離職前,崔珊珊與他有過一次對談。據轉述,她在談話中拋出一個疑問:百度今天這種狀況,市值沒有突破,大家的責任是什么?Robin本身就是在承擔責任,其他人應該承擔什么責任?

而今年5月,辭職的向海龍也許就“承擔”了責任。這位百度老兵所負責的百度搜索公司,至今仍為百度貢獻最多的營收。但在李彥宏在內部公開信中,感謝了向海龍14年的貢獻。信中還有一句警醒,“作為領軍人物,說‘我們盡力了’沒有用。”

馬東敏「快刀斬亂麻」

一些觀點將百度市值的跌落,歸因于業務上的固守舊疆土,新業務嘗試探索不及時或押寶不準確。

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賽道選擇及對外投資上的錯誤。比如:在O2O業務上,百度曾下巨額“賭注”,卻未能占領市場核心位置。在對外投資上被詬病最久的,則是當年收購91助手時,砸金19億美元,卻收獲甚微。

36kr此前曾對BAT三家投資業務進行盤點,在當時包括O2O、電子商務、互聯網金融、影視文學行業在內的幾個重要領域中,百度在投資布局上總是慢人一步、也不成體系,這也是百度投資在各個領域的共性問題。

過去兩年多時間,馬東敏并未在百度戰投部門直接任職,然而馬東敏始終都是投資部門的直接領導人。將百度的投資業務梳理上正軌,是其一直主要的關注點。

投資大權交由馬東敏后,百度投資策略發生了實質性變化。一方面,百度將投資方向聚焦于人工智能、出行和企業服務,同時開始布局海外投資。2017年,百度就全資收購KITT AI、渡鴉科技、xPerception等人工智能公司。IT桔子數據顯示,2017 年,百度對 6 家海外企業進行了投資。這 6 起投資事件的融資總額大約為 1.12 億美元。

另一方面,馬東敏一改過去百度投資決策周期長的弊端。

根據IT桔子數據,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百度2018年投資事件數量達到59起,投資活躍度相比AT差距非常明顯,還不到他們的一半。但進入2017年,百度的投資活躍度明顯上升,2018年更是創下歷年新高,相比2017年投資事件增加了16起。

一個更明顯的案例是,過去李彥宏很少親自看項目,但馬東敏一旦看準某個公司或某個項目,會親自去見創業者,了解項目發展狀況及前景等。

首汽約車CEO魏東在接受財經采訪時曾表示,一個月密集見面多次后,百度戰投和百度資本一起領投了首汽約車7億元的B+輪融資。速度之快出乎首汽約車方面的意料。

而事實上,這樣的“馬東敏式”速度在百度內部沒有先例。魏東說,一部分歸功于陸奇,他以“拼命三郎”的工作方式,帶動了整個百度業務的快速推進,但馬東敏的回歸帶來重要的改變——投資與業務之間的架構梳理。

從讓行業“看不懂 ”到逐漸聚焦人工智能、企業服務及硬件等,百度的對外投資已經成為與自身業務接壤的重要部分。

如今,在百度投資上,馬東敏已經成為“實錘”的掌控者。今年3月7日,北京百度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工商信息變更,李彥宏卸任董事,馬東敏、王海峰成為新任董事,馬東敏真正成為百度戰投的直接領導人。

「隱身」又關鍵的馬東敏

馬東敏與陸奇來到百度后,同樣對業務也動了大刀子。2017年2月8日,百度宣布裁撤醫療事業部,未來百度醫療業務的布局將集中在人工智能領域。

2015年,O2O紅利爆發時期,李彥宏宣布將拿出200億來做O2O,還放言稱,“將來百度O2O業務營收將超越搜索營收。”百度外賣、百度糯米為當時的重點扶持項目。

百度外賣內部貪腐嚴重、管理層變動、融資困難、持續虧損等問題都阻攔了其長久的發展。馬東敏曾主導百度外賣賣身順豐一事,未遂。2017年,百度外賣以5億美元出售餓了么,同樣由馬東敏所負責的百度投資并購部分負責。

深網還曾報道過,作為隱身幕后的重要人物,2018年,馬東敏為DuerOS的推廣也出了不少力,為了幫助DuerOS獲得更多合作伙伴的支持,這位對外職位為董事長特別助理的高管,親自出馬談妥了包括華為在內的手機大廠的合作。

馬東敏始終站在幕后,過去從百度隱退期間,她承擔的是更多是李彥宏“智囊”的角色。李彥宏曾公開表示,會對她說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困難,馬東敏則會提供各種各樣的分析。

人們談論起馬東敏時,會說她是中國科學院大學少年班的天才少女,是李彥宏的妻子。但少有人知,在百度最動蕩的兩年中,她掌握了極大的話語權及行使權。她與李彥宏、陸奇一起,曾將這家公司市值扳回接近千億美元的位置。

馬東敏回到百度的第880天,百度仍在進行劇烈的人事變動,百度市值再一次尷尬地跌落到數百億美元。百度寄希望于走出“搜索競價廣告”打造的溫室,但是百度對內容的重金投入,能否換來信息流和短視頻業務的快速增長,投資的公司能否與百度的業務形成聯動,如今都是未知數。

不過也許這位李彥宏身邊的核心決策人,已經有了答案。

贊 (0)
分享到:更多 ()
天津时时彩app 山西11选5官方走势图 163足球比分直播网 好彩1官网 股票代码规则 香港2020年六开彩资料精选 广西友玩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河北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重庆快乐10分钟一定牛 3d精准杀码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北京有开麻将馆吗 广西快乐双彩玩法规则 福彩 幸运农场开奖 吉林白城吉祥麻将下载 贵州爱游麻将安卓下载 极速快三稳赚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