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凍食品之父陳澤民:74歲搞新能源創業,別人都說他瘋了

“他們都說我瘋了。”

74歲那年,陳澤民要二次創業搞地熱發電。在他現在的名片上,印著鄭州地美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公司成立于2016年3月,至今已歷3年。

他更廣為人知的身份是三全食品創始人,曾被譽為“中國速凍食品之父”。2019年5月15日早八點半,陳澤民從河南趕到北京,參加一場電視節目的錄制,大半上午滴水未進,到12:40接受商業人物(ID:biz-leaders)采訪時,他依然“中氣很足”,未顯有半點疲憊。

“地美特”取自英文“Demeter”——本是古希臘神話奧林匹斯山上一位主管農業、谷物和豐收的女神。當這位比新中國還年長幾歲的創業者面對身旁20多歲的年輕人,講著公司名字緣由時,他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偶然

從外科醫生到食品公司再到地熱發電,看上去,陳澤民這輩子干了三件不咋沾邊的事兒。面對商業人物,他總在強調幸運,會給人一種由衷的激情外露,“現在這個時候你去做事業多好的事兒啊,總比戰爭動亂年代跑來跑去連生命都保證不了要好吧。”

1942年,生在戰時重慶的陳澤民被母親抱著“東躲西逃”。直到三歲,他才跟著身在行伍的父親做隨軍家屬。陳父畢業于黃埔十一期,隸屬蔣介石嫡系部隊,抗戰勝利后,受命把守江陰要塞,任參謀長。

后來,陳父成為地下黨,始受中共華東工委領導。正值1948年,解放軍逼近長江口岸。一年后,南京解放,陳父被派往第三野戰軍南京炮兵學校教書。當時在江陰讀小學的陳澤民也一同趕往江陵。1951年,他又隨父踏上了去往鄭州的火車,在這里,度過他的少年時光。

可有時,命運似一葉扁舟,隨風動蕩。幾年后的整風運動中,陳父沒能幸免。而在小學教書的母親則要用每月40塊錢收入養活他們兄弟三個。全家五口人原本不錯的生活,隨著父親被勞動改造,“從天上掉到地下”。1958年,在讀初中的陳澤民常常餓得浮腫、貧血。

于是,他學會了給人理發,“一次兩分錢夠買個雞蛋”;他也學會了拉坡,“架子車要上大坡,我弄個鉤子或繩子幫他們拉,也兩分錢”;他還在拖拉機廠、軸承廠、建筑機械廠學會了車鉗鉚電焊、修理馬達、組裝等,“但凡當地大點兒的企業我都去打過小工,學會很多技能”。

當然,這些只是迫于生計。他對商業人物講,令他沒想到的是,最愛的“無線電”幾年后竟和他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陳澤民愛琢磨,一直喜歡搞些發明創造,從礦石收音機到五管收音機,倒騰過不少小玩意兒。高中那會兒,他還利用推子的原理幫農民制作了一臺收割機模型。報考大學時,他本以為能去讀喜歡的“理工無線電”專業,沒成想,卻被陰差陽錯地分到了新鄉醫學院,后來當了外科大夫。

就像茨威格說的那樣,“芝麻大的一點意外……就這樣決定了世界歷史。”這一偶然轉身,也徹底改變了陳澤民今后數十年的人生軌跡。

1965年,響應國家“深挖洞廣積糧,備戰備荒為人民”的號召,陳澤民畢業后重回四川,支援“三線建設”,在“深山老林的戰備醫院待了14年”。直到改革開放后他才被調回鄭州,繼續做外科大夫,至1992年下海創辦了三全食品廠。

“機會還是給有準備的人。”回頭再看,陳澤民覺得“偶然中也有必然”。

“發明家”

當年陳父農場勞作之余,在草紙上畫出自動絞車、自動升降機草圖,希望黨支部能用以改善工具、提高效率。陳澤民一直牢記父親從小對他的教導:不從政、不從軍,要做工程師,靠技術吃飯。十年動亂期間,陳埋頭鉆研業務,很快成為當地外科專家。趁著工作間隙,他從軍工企業的報廢材料里,找來些零部件,組裝了臺三輪電動摩托車當“坐騎”。

1979年,37歲的陳澤民被調到鄭州第五人民醫院放射科工作。出于發明創造的激情,他把一臺300毫安、生銹報廢,如爛鐵一般的大型X光機改造成了隔室電視遙控X光機。業余時間,他還搞出了鄭州第一臺土造洗衣機。從醫療器械到收音機彩電,在同事那里,陳澤民時不時就從“陳大夫”變身“陳師傅”。

隨著改革開放政策逐步推進,陳澤民身邊不少人都下海做起了小買賣。他眼瞅做水果生意的鄰居僅靠倒買倒賣很快就變成萬元戶,而自己仍每月拿著150塊錢工資,想著讀初高中的兩個兒子,他覺得“這樣下去完不成做父親的歷史任務”。

1989年,陳澤民按捺不住了。他先是向鄰居借了15000塊錢,花1.2萬買了臺軟質冰淇淋機,剩下3000作為流動資金置備原料,然后用丈母娘名義,雇人在鄭州火車站最繁忙的中州商場開了家“三全冷飲部”。

“那時候物資緊缺,我的冰淇凌2.5毛一個,排隊,生意好得很。”當時制作冰淇凌普遍使用明膠做增稠劑,用起來較為復雜。醫生出身的陳澤民調整配方后使產能大大提高,不到3個月即賺回本息。可10月份一過,冷飲業進入淡季,他不得不“冥思苦想”新產品。

講到這里,陳澤民向商業人物展示了帶到節目錄制現場的“小石磨”模型。“北方叫元宵,是用干面旋出來的,南方的湯圓是推的實面包出來的。”陳在四川和當地老百姓學會了推面做湯圓,回鄭州時,把用的石磨千里迢迢背了回來,“沒這個石磨也就沒有三全了”。

受東北戶外“凍餃子”的啟發,他琢磨“怎么把做湯圓的手藝來次革新,使之變成一個工業品?”于是,陳發明了速凍湯圓的生產方法:先把湯圓芯子凍好,再用軟面把硬球包好整體速凍,名曰“兩次速凍法”。

“為了解決湯圓保鮮,我先將做好的餡速凍起來。為了解決餡的大小不均,我就把家里的小酒盅翻過來用,倒扣出來的餡個個一般大;由于事先凍好的餡形狀是圓的,再用糯米面包起來的時候,形狀自然也不差。”

和普通個體戶不同的是,醫生出身的陳澤民從一開始就意識到知識產權和專利的重要性。他第一時間跑到北京專利局申請了速凍湯圓的生產發明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恰逢《凌湯圓》電視劇熱播,他又跑到商標局注冊了“凌”、“三全凌”和“三全”商標,“當初有個煙廠注冊了‘宇宙牌’商標,等于馬季提前給它做了個全國的免費廣告”。

此時,他又遇到了難題:之前的小作坊式產品到了需要量產的時候,可從德國進口的設備得耗資幾百萬,怎么辦?

陳澤民決定自己造。“無縫鋼管、渦輪風機、鐵皮、泡沫板、壓縮機”,用了2個月時間,他硬生生搗騰出一個速凍冷庫,再安裝完傳送帶,中國第一條速凍湯圓生產線就這樣面世了,日產量達30噸,用他自己的話說,“三十萬解決了我幾百萬的問題”。

當日后有記者提出,“您是個企業家還是發明家”的問題時,陳澤民頗為機敏地答道:“我就是一個愛鉆研、愛學習的普通勞動者。”

“不開病假條”

“膽大了,改革開放力度也大了,我就正式辭職下海了。” 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陳澤民覺得時機到了,“要不然我不敢這樣的,還是會偷偷摸摸有顧慮的”。

那年陳澤民剛好50歲,已是鄭州市第二人民醫院副院長。按照當時國家規定,陳只要休病假超過半年就可長期轉入勞保系列,享受國家一切待遇。同事都覺得他那時候下海“多可惜啊”,建議他“開病假條”。

陳澤民不干,“我又不是要養老,我是創業去了”。通過前幾年的摸索,他察覺到巨大的市場空間,“如果只求退路,肯定不會拼命去干,我必須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當時,市面上普通元宵才1塊多一斤,“凌湯圓”每袋500克,鄭州物價局給定出廠價為2.5元,還頗為好奇“為啥這么貴”。陳澤民就跟人解釋:“我這個原料是泰國的進口糯米粉,餡兒都是精挑細選子,手工包,還要冷凍,可以長期保存,便于遠途運輸。”他覺得給的定價有點低,結果,物價局還是定了2.5。

陳澤民就拉著鍋碗瓢盤到鄭州副食品商場,給賣水產的老板們煮了一鍋湯圓,受到認可打開當地銷路后,緊接著他拿著個湯圓大小的“乒乓球模型”,咣當咣當十幾個小時跑到北京向菜市場水產部的經理推銷,對方一時也沒搞明白,“你是賣紅雙喜的吧”?

“我可以先送你一車,不要錢,但以后你要第二車,就得把前一車的錢結清。”陳澤民對商業人物講,那會兒還沒有冷藏車,他就租了輛北京120的保溫車送了兩噸。后來冷產部經理告訴他,那些來自南方的老干部對這種湯圓“贊不絕口”。

“人們后來生活水平提高,冰箱普及了,超市也出現了,我比較幸運,早走了半步,先有了產品。” 毅然從幕后走向臺前時,陳澤民就已經打開了鄭州和北京的銷售市場。一時模仿者甚眾。隨著市場擴大,到2000年前后,三全與靠水餃起家的龍鳳食品、灣仔碼頭在上海相遇,幾年時間,廝殺異常慘烈。

當時,速凍食品還是新興行業,對散裝袋裝缺少明確界定,三全借機將9萬多噸散裝湯圓灑向上海各大超市、零售店,價格比龍鳳便宜一半。不出半月,超市斷貨。就在龍鳳和灣仔察覺異動舉兵跟進時,三全突然停止供貨。大戰在即卻撲朔迷離。

2007年4月,商務部《湯圓新國標》出臺,“不經預包裝的散裝速凍食品不得在商場柜臺銷售。”龍鳳、灣仔一時措手不及。那年,三全以14多億銷售額力壓龍鳳,就此拿下上海灘。幾年后,三全收購龍鳳食品,坐穩了市場的龍頭交椅。

此間,三全食品于2008年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次年,陳澤民隱退。“當醫生不是我的初衷,搞食品是為了改善生活。”他講這些年做得都是事業,但又不是他最想干的。他心心念念的,還是當年的“無線電”。

創業是最好的保健品

離開公司后,陳澤民花了不少時間琢磨新能源發電的事兒。他上學時就對半導體發電、溫差發電、海潮發電等有過專門研究,還給一些雜志刊物投稿,“現在才是興趣、愛好和社會責任的結合”。

六七年時間在各個國家“飛來飛去”,他發現全世界有50多個國家在利用地熱,其中有24個在搞地熱發電,想著“在有生之年能再稍微做點,光埋怨霧霾不行啊,你還得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2016年5月2日,國際新能源網發布消息:中國乃至世界第一眼干熱巖超深探采井在鄭州開鉆。2017年5月,地美特云南瑞麗地熱發電站順利并網發電。這套地熱發電裝備,原理并不復雜,“它與制冷都是運用空氣壓縮原理,只不過,一個是形成冷氣,一個是形成熱能。”陳澤民解釋說,麻煩就在于把這些工程、流程整合在一起。

目前,項目還處于大規模燒錢階段。在節目錄制現場,主持人直言“這也就是您家底厚實”,陳并沒反對,“你也可以這么說,個人力量做實驗,暫時還承受得了”。陳還向商業人物強調,“做地熱項目用的錢都是這些年和老伴兒攢下的,三全是上市公司,不屬于我們的東西不能動。”

他想為社會積累些或成功或失敗的經驗教訓,更希望能讓“地熱發電”引得應有的重視,“這不是技術問題,是觀念問題”。

起初家里人都極力反對,“這么大年紀了,還去搞這種摸不著底兒的事兒”。陳澤民親力親為慣了,經常戴著安全帽去野外安裝設備,跟工人們同吃同住,家人都擔心他身體能不能吃得消。

“他愛好跟別人不一樣,創新創業這事兒本身就是最大的保健品。”現任三全食品總裁、二兒子陳希說,老父親干自己喜歡的事,整個人狀態就不一樣,“讓他在家待一待準打瞌睡,你看他去西藏很大的勁兒,人特別快樂,覺得自己對這個社會有價值”。去西藏時,陳澤民也不是沒有高原反應,“我看那石頭縫里冒蒸氣,一興奮就把身體反應給忘掉了”。

從年輕時,陳澤民睡眠就一直很好,年紀大了東奔西跑也能充分利用休息時間,“在車上隨時可以睡著”。他覺得心態對創業很重要,提醒年輕人得學會“拿得起放得下別太復雜”。

“有壓力是種痛苦。”陳對商業人物講,有時,他也覺得,從動亂年代過來的人,抗風險、抗失敗的能力要比其他人強很多,“也有當年外科醫生的職業習慣,一刀下去,穩準狠嘛”。

“這么多年,您跟工人們生過氣、發過火嗎?”

“我最大的優點就是不會發火。”

“那您有最大的缺點嗎?”

顯然,陳老爺子并沒預備到這個問題,聲音停頓愣了下:“嗯,我就個普通人、普通人。”

節目錄制最后補鏡頭,陳澤民端起桌上的酒一飲而盡,然后超出臺本設計,下意識做了個酒盅向下的動作,來了句:

“這酒勁兒有點大吧。”

贊 (0)
分享到:更多 ()
天津时时彩app 幸运pk10技巧图解 足球赔率即时赔率 快乐8的上中下怎么玩 欧冠小组赛积分 网上打码正规赚钱平 乐乐安徽麻将官方下载 山东群英会一天开几期 江苏11选5复式投注 体彩排三南方网走势图 超级大乐透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下载 北京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十大融资炒股平台 20选5开奖结果今天最新试机号 棋牌送金币游戏平台? 遇乐升级中国游戏大厅